气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现在介入书画收藏还有五倍以上利润空间手表

发布时间:2019-11-18 15:11:59 阅读: 来源:气动阀厂家

现在介入书画收藏还有五倍以上利润空间?

随着中国嘉德香港首拍和香港苏富比秋季拍卖会上周相继落槌,2012年中国艺术品市场的秋拍大戏拉开了帷幕。

与拍前预期相同的是,艺术品市场延续了春拍价格整体下降的行情。如香港苏富比的秋拍,成交量比去年同期下降了37%,较之几个月前的春拍成绩,也下降了18%。

但很多人预料不到的是,贴有中国符号标签的当代艺术几近遭遇集体滑铁卢。同样在香港苏富比的秋拍,当代艺术的很多名家画作要么低价流拍,要么以低于年初市场价30%或更低的“白菜价”成交。相比之下,泡沫相对较小的中国书画表现稳健,虽没有太多纪录产生,但成交率并无明显下降。

在目前全球经济走势不明朗,各国央行相继实行适度宽松货币政策下,藏家们既想将手中的现金以藏品的形式固定下来,但又害怕中国的艺术品市场重蹈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艺术品泡沫破灭的覆辙。现在的书画市场,仍是抵御通胀的利器吗?

特邀嘉宾

石金柱 (收藏家、广州市艺术品行业商会首任会长、瀚博美术馆馆长)

严君云 (收藏家、海云轩艺术公司总裁)

投资书画现在入行还不晚

记者:从去年秋拍开始,中国的艺术品市场盘整已有一年,从香港这两个重量级的拍卖会来看,艺术品市场似乎仍然没有走出阴霾。虽然前两年中国书画的价格腾飞让很多藏家尝到资产增值的甜头,但这次当代艺术价格的暴跌,也让不少人担心中国的艺术品市场重蹈上世纪90年代初日本艺术品泡沫破灭的覆辙。您认为未来中国书画还能重现前两年的辉煌吗?

石金柱:中国的艺术品市场刚刚起步,远远未达到其应有的市场高度。任何一个资本市场,总会经历波段的起伏,艺术品市场同样如此。但可以肯定的是,投资书画绝对是抵御通胀的利器。目前全球经济走势不明朗,各国央行相继实行适度宽松货币政策的情况下,都加大了马力在印钞票,在这样的通胀预期下,留着现金只会不断贬值,手里握着艺术品,那才是真金白银。

记者:但前两年中国书画的价格已经涨了太多了,很多人说已经透支了未来的利润空间。

严君云:投资中国书画市场,现在入行还不算晚,未来起码还有5倍以上的市场空间。中国油画与国际接轨得比较早,所以当代艺术的价格之前就已经涨了起来,而中国书画目前仍处于价值回归的阶段,价格远远未到顶。以当代艺术的代表人物张晓刚为例,他的作品已经过千万元了,但年长的及老师辈的画家杨之光,现在的画作市场价格也就10万元左右一平尺,价格太悬殊了。

无论是投资房地产还是股市,都不可能有投资书画回报高。如果要算回报率,投资书画保守估计,平均会有5-8倍的价格涨幅。如果买对好作品,这个价值增幅会更大。广州一企业家,2007年投资两百多万元买到一幅赵之谦的特殊精品,在2010年上海某拍卖行以两千多万元成交。2009年投资四百多万元买到一套8帧的黄宾虹山水小精品,在2011年上半年市场行情最好的时,卖了三千多万元,现在这位企业家已将主要精力用于投资和收藏书画艺术品了。

记者:前两年中国书画价格疯长的时候,很多投机的人也加入了,春买秋卖的情况并不少见。您说的5-8倍的回报率,投资周期是多长?

严君云:投资中国书画,短线一般3年,长线5-10年左右。春买秋卖能够赚大钱的机会很少,不是主流投资理念。

石金柱:很多大藏家,都是以十年为一个投资收藏周期的。香港泰斗级收藏家张宗宪,人称Robert张,他买的东西,至少都是放上十年再拿出来的。在海内外文物艺术品市场上,张宗宪或是Robert张这个名字绝对是如雷贯耳,他是苏富比、佳士得两大国际拍卖公司在香港拓展市场的主要推动者。他对北京、上海几大艺术品拍卖公司也倾注了大量精力和财力,这十多年来,他一直拿着中国几大拍卖会上的一号竞买牌。1993年上海朵云轩的首届中国书画拍卖会至今都让人津津乐谈,张宗宪手持一号牌亮相拍场,第一号拍品是丰子恺的《一轮红日东方涌》,起拍价为2万元,当时的内地买家出价都很慎重,每次加价不过几百几千元,而张宗宪一开口就上万地加价,最后将此画一路顶到11.5万元,创下当时丰子恺作品的最高纪录。他收藏有很多齐白石的画作,十年后再拿出市场,每幅画的价格都比原先的价格多了两个0。

又比如我收藏方楚雄的作品,1987年我刚到广州的时候,方楚雄一张4尺整纸的画才卖300元,当时在中国大酒店吃一餐饭,一围也是300元左右。现在中国大酒店一围饭的价格涨了十倍,但方楚雄的画却是涨了几百倍。你说当年我买得便宜?其实也不便宜,当时我从南京坐飞机到广州才80元,300元已经不少了,但能买得到一张精品,任何时候贵一点都无所谓。

严君云:所以投资中国书画只有真伪的风险,买对东西,就没有贬值的风险。关键是要买精品,因为好的东西到了藏家手上,流通的机会越来越少。现在价格高一点无所谓,过个五年十年后价格肯定会涨。

再不保护岭南宝藏将被掏尽

记者:因为关税问题,近期很多国内拍卖行都开始进军香港。中国嘉德这次香港首拍成交4.55亿港元,规模虽小,却被看做是中国内地拍卖公司进军佳士得和苏富比等国际拍卖巨头地盘的标志性行动。北京保利11月底也将在香港举行首拍,北京艺融和北京荣宝也计划在一两年内进军香港市场。艺术品市场资源战略性移师香港,这对毗邻香港的广东,能够带来什么样的机遇?

石金柱:这对广东的艺术品市场是有提升作用的。广东艺术品市场追溯到它的历史、起伏兴衰,都离不开外来力量的激活。

记者:为了承接到香港参加秋拍的藏家,有两个广州拍卖行今年的秋拍都提前了一两个月,紧跟着苏富比秋拍后举锤。从目前的成交来看,香港市场的带动作用有多大?

石金柱:原先大家都对此报以很大的期望,但广州一拍卖,却发现该成交多少还是成交多少,人气也不见得就增加多少。广州这个市场,真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别人一片火热的时候,我们这边不温不火,别人滑铁卢的时候,我们倒也没怎么跌过。广州的艺术品展览成交的数量和交易,多年来一直远远落后于北京、上海等地。现在广州一年的艺术品拍卖成交总额也就10亿元左右,北京一家大拍卖行的一场大拍都不止这个数。

但在此之前,广东在文博市场及收藏雅玩方面经历了三大历史高峰,广州的艺术品市场还一度处于全国领先地位。

记者:后来为什么出现了衰退?

石金柱:上世纪90年代末期,广东一些拍卖机构和画廊急功近利,做坏了这个市场。那时,部分赝品充斥拍卖会,名家画作很多是假的,中间掺杂的真东西又都只是小名头,广东很多藏家的手里,至今还拿着当年买到的那些赝品。大家的心里瓦凉瓦凉的,一怒之下到外地收购艺术品,广东艺术品市场元气大伤。

此外,广州艺术品机构相对滞后的经营模式,也的确不能满足艺术家、收藏家的需求。对艺术品的评估标准、行业规范等模糊不清,不能引领大众对于主流学术价值的艺术家及作品的市场定位。不但本地藏家到外地收购艺术品,就连很多本地艺术家都签约外地画廊。

与此同时,北方地区却加大开发艺术品市场的力度和政策,很多艺术品拿到在北方反倒能够拍出一个好价钱。所以在资本市场“趋利”效应之下,近十年来广东的文化资源慢慢外流,市场份额日渐“缩水”,输出之巨而回流甚微。长此以往,华南“金矿”终有被掏尽之时,结局是退出舞台的中央,被文化艺术市场边缘化。这对于要建立一个文化大省的广东来说,不能不算是一种尴尬,一种无奈。

所以这次我们六十多家业界同仁联合团队力量,在短短三个月内成立广州艺术品行业商会,做了一件说了5年的事情。

岭南书画仍是价值洼地

记者:去年艺术品市场一片红火时,大家都看中岭南画派未经爆炒,留下的价值空间较大,北京保利、杭州西泠等拍卖行都举办了岭南专场。但现在再看岭南画派,除了仍然是广东市场的主打外,在省外拍卖行再没专场的待遇,最多也就一两个专题。这是否说明全国范围内,岭南画派的热度正在退去?

石金柱:去年保利、西泠的岭南专场,其实就是黎雄才的专场,广东的行家有私心,很多人都只想着托市炒高,赚一笔后就走,缺乏从学术角度对名家进行足够的包装,这样的拍卖怎么做得长远?任何一个画派的成功,都必须由大名家来带动大市场,但岭南画派的标杆人物太少了,能够进入中国当代画家的大循环里的,目前只有岭南新八家等。

在美术界,今年应该称为“岭南年”,继以孙中山先生为首的“辛亥革命”一百周年纪念活动后,中国美术馆举办“纪念黎雄才百年诞辰大展”,十一月将再次隆重推出“关山月先生一百周年纪念大展”。关山月美术馆、保利艺术馆也相继举行各项岭南题材的展览。当今几位广东领军人物如许钦松等,也先后在北京、上海办展。在南北冷热不均的文化艺术行业的气候下,不同程度地感受到了岭南人的气息。

下来商会要做的一件大事,就是在推广岭南画派这一事情上再助推一把,我们将主办关山月、傅抱石“江山如此多娇作品联展”,以学术价值引领市场价格,打造崇尚尊重学术的平台,为弘扬中华民族的主流文化价值观、繁荣广州艺术品市场竭尽绵薄之力。

严君云:个人认为,岭南画派的作品目前仍处价值洼地。标杆人物就是关山月,我记得上世纪80年代,他的作品价格已经比陆俨少、黄胄卖得贵,但现在黄胄一张4平尺的画卖到了200万元,而关山月的作品却仍然在卖当代艺术家的价格,这肯定是不正常的。

记者:除了关山月,现在岭南画派还有哪些名家受到市场的广泛关注?

严君云:岭南画派最值得关注的艺术家,首推“岭南八大家”(关山月、黎雄才、赵少昂、杨善深、赖少其、方人定、黄君璧、邓芬),还有“两高一陈”(岭南画派的创始人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当代岭南也有3家最具市场号召力:杨之光、林墉、方楚雄,近几年林风俗、陈金章的关注度也直线上升;中青年艺术家当中,目前走势最好的是许钦松、李劲堃和方向等。其实任何一个画派都一样,一百年也就出那么二十多个大家,藏家需要熟悉了解的范围并不大。

“岭南八大家”和“两高一陈”的东西,现在买一张少一张,很多藏家买到好东西,短期内都不肯再拿出来了。而杨之光、林墉年事已高,现在都不画了,方楚雄年轻一点,但他常年伏案得了腰椎病,现在每天画画不能超过两小时,创作数量越来越少。现在相对好买一点的,就属中青年艺术家的作品了。但精品的数量就那么多,市场却越来越大,价格肯定越来越高。

近期岭南画派部分精品成交纪录(数据来源:雅昌艺术网)

拍品名称成交价(元)拍卖公司拍卖日期

关山月(1984年作)《人间春色图》手卷 391万西泠拍卖 2011-07-18

黎雄才(1984年作)《庐山五老峰》镜片 632.5万上海嘉禾 2012-06-24

赵少昂(1960年作)《三峡暮色》镜框 299万华艺国际 2012-06-10

黄君璧《松山策杖》立轴 287.5万上海宝龙 2012-06-25

杨善深(1996年作)《山居图》 322万华艺国际 2012-06-10

杨之光(1994年作)《刘禹锡诗意图》镜片 149.5万广州皇玛 2012-10-13

林墉(1987年作)《喜雨》立轴 167.3万北京恒盛鼎 2012-09-17

方楚雄《十二生肖》镜片 386.4万北京恒盛鼎 2012-09-17

西安动画制作

泰格豪雅手表

西安宣传片制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