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棕榈园林高管减持致使经营风险加剧-【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2:05:46 阅读: 来源:气动阀厂家

棕榈园林高管减持致使经营风险加剧

追溯其股价停滞不前的原因,公司高管的大幅减持无疑首当其冲。在减持过程中,部分高管更是抓住公司公布利好消息、股价上涨的时机卖出。与此同时,公司高管出尔反尔,今年不减持的承诺被打破,令公司诚信度降至冰点……

园林网:眼看着行业内公司的股价纷纷上涨,自家公司股价却停滞不前,棕榈园林(26.07,-0.19,-0.72%)股东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作为近几年来的新宠,园林行业一直备受投资者关注。今年以来(截至7月19日,下同),东方园林(58.83,0.03,0.05%)、铁汉生态(32.200,-0.16,-0.49%)等园林类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表现强势,年涨幅分别达到35%、41%。就连新上市的普邦园林(43.62,-0.23,-0.52%),也摆脱了大多数新股破发的厄运,较发行价上涨46%。

但反观棕榈园林,这一地产园林的另一代表则要显得逊色许多。今年以来其股价一直处于横盘整理状态,今年以来涨幅仅8.8%。

追溯其股价停滞不前的原因,公司高管的大幅减持无疑首当其冲。在减持过程中,部分高管更是抓住公司公布利好消息、股价上涨的时机卖出。与此同时,公司高管出尔反尔,今年不减持的承诺被打破,令公司诚信度降至冰点。

在高管快速出逃背后,公司经营风险加剧、业绩增速放缓或是主因。

11人年套现4.5亿元

棕榈园林于2010年上市,上市后两年快速增长的业绩为其赚足了眼球。这两年,公司净利润分别大涨117%和64%。但令人失望的是,在2011年6月首批解禁股解禁后,公司高管的减持潮就汹涌而来。

公告显示,2011年6月27日,公司副总经理林彦率先减持128万股,套现3347万元。两天后,公司董事、第五大股东李丕岳也减持80万股,套现2004万元。

在2011年此后的几个月里,除林彦和李丕岳又多次减持外,公司监事会主席林满扬、财务总监丁秋莲、副总经理黄德斌和林从孝、董秘杨镜良及其亲属杨小惠、董事长吴桂昌的兄弟吴永昌和吴燕昌等8人进行了陆续减持。这些人的套现金额在几千元至上千万元不等。

与2011年的集体套现相比,进入2012年后高管们显得平静许多,但实际却暗藏杀机。仅在2012年6月20日一天,公司副总经理梁发柱、董事李丕岳就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合计减持832万股,套现2亿元。在此信息公布后,棕榈园林股价应声下跌5%。

截至今年7月12日,棕榈园林高管及其亲属,在一年多时间内累计卖出1620万股,套现4.52亿元,这比公司上市两年的净利润4.4亿元还多。

诚信缺失 高管借利好套现

除减持金额较大外,公司部分高管的减持点位也受到市场诟病。

2011年10月26日,棕榈园林因拟披露重大事项停牌。同年10月28日,公司复牌并公布重大利好:公司称与长春高新(52.88,-1.06,-1.97%)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该合作项目涉及金额约80亿元。这一金额是公司2011年营业收入的3倍之多。

受此利好刺激,公司股价连续上涨。但高管减持也紧随而至。消息公布不久后的11月2日、3日,公司董事、副总经理黄德斌即开始大幅减持;11月8日、10日副总经理林从孝也展开套现。20天后,公司董秘杨镜良也出手减持。在这轮减持过后,公司股价终于不堪打压,开始步入熊途。

对于公司高管的频繁减持,2012年4月,棕榈园林董秘杨镜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与多位高管沟通后,未来一年包括本人在内的副总、财务总监等都没有减持计划。”

但在其表态的两个月后,公司高管就出尔反尔。6月20日,李丕岳、梁发柱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大幅套现2亿元。

棕榈园林证券事务代表冯玉兰告诉记者,杨镜良近期出差不在公司。她还表示,现在她本人也要经过董秘许可才能回答有关问题。

“大单”不见进展 经营风险加剧

在高管快速出逃背后,公司经营风险加剧、业绩增速放缓或是主因。

棕榈园林作为上市公司中的地产园林代表,2011年营收的90%以上来自与地产园林有关的施工、设计及苗木销售业务。随着近几年国内房地产宏观调控政策的不断加强,公司园林景观业务也受到影响。

2011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上涨64%,应收账款和存货同比分别上涨136%和115%。为提升业绩,公司开始试水毛利率较高的市政园林行业。

但这并非易事。方正证券(微博)(4.72,-0.01,-0.21%)分析师周伟表示:“公司从地产园林转行到市政园林会面临许多问题。例如原有的小区景观设计转变为大型市政工程,还有涉及到的与政府的洽谈、谈判能力等都需要一定时间。”

而“垫资施工”作为园林行业里的独有行业特性,在与政府合作项目时更是常常涉及几亿元的大单。因此,建设资金收回的长短就成了公司最主要的风险焦点。

周伟指出,当宏观经济不景气、政府“钱袋”较紧时回款风险就可能会扩大,政府会主观延期或放缓施工进程,从而就会延长公司的收款时间。

在《投资者报》2012年第25期“棕榈园林:项目占耕地受困19亿聊城大单”的山东实地报道中,我们发现公司上述风险就已初现端倪。因受困于当地聊城市政府资金不足、农民拆迁纠纷等问题,当地施工进程极度缓慢。而关于开工的具体时间,公司仅以“具体开工日期以甲方提供现场条件确定”作为答复。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项目遇阻后,棕榈园林至今未发布项目延期公告。

与此相似,公司价值80亿元的长春项目也遭遇阻力。该项目自签订后已过去快一年时间,但至今仍未见到公司公布关于相关细节的进展公告。

绝世武神手游破解版

神秘传奇恐龙版

荣耀战国最新版

坦克特战队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