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王凯啊你终于回来了-【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28:28 阅读: 来源:气动阀厂家

原标题:王凯啊,你终于回来了!

两年前,王凯跟侯鸿亮喝酒,说,真想回到《琅琊榜》播出前的状态,“我什么时候才能不火啊。”吓得侯鸿亮一愣,“为什么不火?你要一直火下去。”

这种期盼“不火”的心情,胡歌懂王凯。《琅琊榜》《伪装者》把他们抛向高空,连个预备都没有。猛烈的失重感引起不适。胡歌到底是“翻红”,有经验,拍完《猎场》就“逃”去了美国,美其名曰“游学”。

王凯就傻了。粉丝一窝蜂来接机,东躲西藏,藏在厕所里不敢出来。那阵儿,他有个心愿,发明一种吃饭也能戴着的口罩。

但火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事,至少,找上门的剧本多了很多。还有人这么跟王凯说,只要你来拍,价格随便开。“那我去干嘛!”王凯没有晕头。

他做央视采访,讲话很直白,说,过去这一年,基本没有一个剧本打动我。“这一年”是指2016年。央视也敢问,“剧本都看不上,可你又在演,那你演的是什么?”

“我尽力了。作为一个演员,该做的事都做了,我尽力了。”王凯答得,比遇不到“打动我”的剧本还无奈。

2016年,王凯拍了一部非常可怕的偶像剧,《放弃我抓紧我》。他自己也知道可怕。在微博晒出一段剧本,剧本写男女主调情,用嘴巴互喂巧克力,台词之羞耻,画面之梦幻。

他问,“谁能告诉我,这场戏要怎么拍才不会吐?”他在给观众打预防针。

后来开新剧发布会,记者问,这个剧名的意思,到底是要放弃还是抓紧。王凯连求生欲都不要了,说,“想抓紧就抓紧,想放弃就放弃。”反正他像是放弃了。

然后就是炒作。一度传出,王凯和陈乔恩因戏生情。剧播期间,“陈乔恩王凯父母见面”还上过一轮热搜。连炒作都是照搬十年前的手法。

剧也像十年前被拍烂的玛丽苏剧。男主腹黑有钱,男二深情守候,女主傻白甜,男女主甜了虐虐完甜。以及滚到河里醒来就失忆。

有场戏是这样,女主爬树上捡风筝,脚滑,摔下来。男主刚好经过,两人刚好扑倒,嘴唇刚好贴上。一个沙雕又窒息的碰瓷现场。

还有场也很疯。陈乔恩为了不被发现乔装成俏丽小护士。先不要管它的逻辑成立不成立。反正阴差阳错,医生让她给王凯打针。

然后被发现了。陈乔恩惊慌失措,狠扎了王凯一针,王凯痛得哇哇叫。

想一想,如果真是王凯喜欢陈乔恩,为了爱情,不要老脸地配合她,倒也算爷们儿。

但粉丝挽尊,说,凯凯王在剧里孤独地飙着演技。一部剧,宣传重点是,“椅咚树壁车咚壁咚”,你还指望它能飙出什么演技。

要说演技,剧里,饰演乔任梁爸爸的谢君豪,97年,凭借《南海十三郎》获金马影帝。演乔任梁二叔的苗皓钧,被观众骂浮夸做作很恶心,但同样是97年,他演《雍正王朝》里的九王爷,演活了一只精明老狐狸。

二者是同一个人还挺悲剧的。

谢君豪还好。《放弃我》后的第二年,他拍了《那年花开月正圆》,演陈晓做生意的爹,刻板、固执、贪婪又爱子心切。观众才想起,55岁的谢君豪,斯文败类的气质仍不减当年。而苗皓钧再无下文。

前不久,濮存晰做采访,说影视市场给不了他活儿干,只有演舞台剧,舞台剧计划需要提前一年定好,“影视计划已经没有了。那就不要被骚扰,不要被捉弄。”

老戏骨讲,“不要被捉弄”,简直心酸。但他也是濮存晰。没有影视作品拍,可以演舞台剧。更多人则像苗皓钧,不被骚扰不被捉弄,可能,真就没活儿了。

演员常讲那句,“做演员很被动,永远在等待,和被挑选。”等待一个被打动的剧本,等待一支靠谱的团队。等到了,还要试镜。导演们围着你,左看右看,东挑西选。

佟丽娅形容过这个过程,“就像菜市场拣大白菜。”黄轩一度无法忍受。参与《红高粱》试镜,被约去酒店的小房间,郑晓龙说,来吧演吧。黄轩突然就不会演了。

郑晓龙当众批评,“跟业余的一样。”就把黄轩out了。

是蒋雯丽给郑晓龙打电话,这才给了黄轩第二次机会。黄轩也确实有点本事这不能否

认。但本事这个东西,也很被动,很随机。

在《推拿》里,他演盲人小马。得知眼睛治不好,平静地走出病房,平静地接过碗,都很平静。死一般的平静。

然后突然爆发,碗一摔,拿碎片抹脖子。表情狰狞扭曲,没有一句咆哮。那种求死的悲愤多逼真。

可能怎么办呢,年度尬剧《创业时代》,这个,也是他啊。

剧的漏洞百出不说,只看黄轩的“本事”。第8集,他要向投资人介绍自己的APP,很紧张,在家对着镜子一阵疯狂练习。

手掌画圈向外打开,“魔晶!”

魔你个大头鬼啦。

诸如此类,像被下了降头的表演充斥全剧。在《创业时代》的豆瓣页面,热门短评第一条是,“黄轩,如果你是被绑架才拍这部剧,你就眨眨眼。”真不知该心疼黄轩还是心疼粉丝。

绑架是不可能了。但我理解黄轩。《满城尽带黄金甲》说好是他,结果是秦俊杰。《海洋天堂》也说好是他,结果换文章。点儿背的例子数不胜数。

越背越想成名。黄轩不忌讳对成名的渴望。他说,“演员需要被人看到,不然,你的表演在公众视野里是没有意义和地位的。我还是希望我能更有名一点。”

有名就会有代价。想想看,再拍十部《翻译官》和十部《创业时代》,陈凯歌、娄烨他们还敢找黄轩拍电影吗。烂东西太容易消耗人了。

不甘心被消耗,珍惜每一根羽毛,这样的演员有,但极少。比如何冰、廖凡,四舍五入还能算上张译和王千源。但羽翼丰满的背后也有无奈。

比如王千源。早年拍电影《赢家》,他演一个失去左手的残疾运动员。为了体验残疾人,十多天,他把手绑在背后,训练用一只手和牙齿系鞋带。

又为了演出脱水感,他三天没有喝水,还去桑拿房蒸桑拿。

2010年,王千源凭借《钢的琴》成为东京电影节影帝。短短热闹一阵又很快沉寂。这就是黄轩说的,表演需要被人看到。黄轩还能“被看到”,因为脸。

王千源的脸,太吃亏了。所以近些年的电影里,他总在演变态,演疯子。去年和郭富城的《破局》,他演一个疯魔到极致的黑警,全程暴虐郭富城。

可神经病演多了,对演员尤其是实力派演员来说,何尝又不是另一种消耗呢。演员啊,总归是被动的。

香港人在这方面就很想得开。香港的影帝影后,管你多牛叉,身上,一定背着烂片的债。周润发是典型。近三年拍了6部电影,最可怕的《澳门风云》,一口气拍了三部。观众扼腕,“赌神成就了发哥,现在,发哥却要毁掉赌神。”

不管,还是要拍。他跟鲁豫说,“每部戏都有命,不一定表现得好观众就喜欢,可能一部戏,演得很烂他们都喜欢。”今年,发哥63岁,这才等来了《无双》,演得好帅,观众好喜欢。

发哥这句很关键,“每部戏都有它的命。”剧本OK,团队OK,演技OK,那观众会不会OK呢?

《天盛长歌》就是命不好。质量上乘,但抱歉,观众不爱看。《延禧攻略》一路小学生升级打怪,但羡慕吗,它就是激活了观众的嗨点,够爽。

《如懿传》跟《天盛长歌》是难兄难弟。但起码,《如懿传》是有功劳的。它给后面蠢蠢欲动的章子怡们敲响了警钟:神仙演技如周迅,落到了烂剧本手里,光环一样喂了狗。

演员,太被动了。

所以当初,章子怡和宋丹丹的辩题,“剧本不好,能不能靠演技救活”可以有答案了。站宋丹丹,不能。何止剧本,导演、团队、搭档每一环,缺一不可。到底是个集体创作嘛。

粉丝吹的彩虹屁,“孤独地飙着演技”,也无法成立。顶多像王凯说的,“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男女主腻歪的时候,王凯很“尽力”地在小表情上花功夫。被陈乔恩亲了一口,得意、甜蜜、害羞,这是鲜肉演恋爱戏演不出来的)

拍过烂剧也好。《放弃我》之后,王凯速速收手,演《欢乐颂》《他来了请闭眼》《嫌疑人X的献身》。不说多好,至少,它们跟王凯的气质是搭的。万幸王凯和黄轩追求不同。

而要遇见一部方方面面搭得天衣无缝的剧,不夸张,跟遇见真爱差不多。有的演员,可能演一辈子还是无名之辈,像苗皓钧。王凯多幸福,《知青》《琅琊榜》《伪装者》之后,现在,他有了《大江大河》。

真好,《大江大河》又把王凯找回来了。孔笙、侯鸿亮、山影,也回来了。他们跋山涉水,跌倒爬起,终于搀扶着回到了正轨。

看花絮,有段很感动。拍宋运辉一家四口吃饭,助理给孔笙介绍每一道菜,孔笙抠抠脸,“鸭子端走,红烧肉也不要。”那个年代,过年才能吃一筷子肉呢。

瞧这处女座剧组,熟悉不熟悉?亲切不亲切?

氛围对了,路对了,每个人都特别好。王凯好,童瑶好,宿舍相声组好,演梁思申的小演员也好。连小包总的酒窝都不油腻了。观众统统喜欢。

这是一部剧的福分,实现了天时地利人和。跟做演员一样,有擅长和不擅长。不擅长的,可以不碰保节操,这属于少数派。多数演员是有好奇心的,像王凯,要挑战,要试一试。都没有问题。

在挑战失败后,明确自己的局限,承认自己的不擅长,及时修正。然后不急不躁等待下一次真爱般的被挑选。也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演员的自我修养”。

王凯拍《大江大河》,做的,就是这样一件事。

打开支付宝首页搜“565326437”领谈资红包,领到大红包的小伙伴赶紧使用哦。

母乳喂养可以增加新生儿的免疫抵抗力吗

太原堕胎应该去哪家医院

国内助孕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