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长亮科技蹊跷的金融软件新星

发布时间:2021-01-22 10:07:06 阅读: 来源:气动阀厂家

长亮科技曾专门召开过新会计准则研讨会,王长春慷慨陈词,但日前其会计报表遭到质疑。

一家行业内排名并不靠前的银行IT企业正跑步迈向资本市场,它将客户群瞄准众多“个别高层说了算”的城商行。而为了达到上市条件,它涉嫌通过不计股份支付费用的手法,使业绩“更好看”一些

如无意外,自称“最熟悉中国的银行IT专家”的深圳市长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长亮科技”),距离在A股创业板挂牌上市的日子不远了。2012年3月6日,长亮科技已成功过会。

中国创业板已经让多个财富神话成为现实,不少企业创始人在上市后“一夜暴富”。但是,长亮科技对公司员工采取了“太公分猪肉”式的股权激励:在长亮科技的160名股东中,除了仅有的一名法人股东——招商资本,其余159名都是自然人——这么庞大的“股东团”刷新了创业板公司股东人数的纪录,这些股东都是与长亮科技一起“风雨同舟”的员工,尽管少部分已经离职。

然而,长亮科技“有福同享”背后有诸多蹊跷之处,其在软件行业的生长路径也存在不少疑点。

“股份支付”之谜

一位“财务打假”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如果长亮科技按股票公允价值计,其2010年的相关费用为5442万元,而这一年的营业利润只有3450万元。

播种的时刻在2010年。当年7月29日,长亮科技新增了35名股东,他们以每股约0.61元入股——这是股改前的增资;两个月后的9月28日,111名股东加盟,入股价格约1.9元/股,与当时的每股净资产值相当——这是股改前增资入股价的三倍。

据长亮科技的招股说明书,这两次价格差异的原因在于:股改前增资的股东是长亮科技主要股东、高级管理人员以及骨干员工,对公司经营发展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因而“以较低价格吸引其入股”。

不过,至此,当时长亮科技约70%的员工持有了公司股份。虽然近半数股东持股比例都在0.05%以下,但名义上都成为了“主人翁”,一个具有“均富”特征的“公司社会”形成了。

一般而言,“股份支付”是通过向员工发行股票,来代替工资的支出,同时作为股权激励的一种手段。不过,企业应相应增加负债,按照股票的公允价值计入相关成本或费用。所谓公允价值,是指熟悉市场情况的交易双方在公平和自愿的条件下所确定的价格。

然而南方周末记者查阅长亮科技的招股说明书,并未发现因股份支付而确认的费用。

长亮科技创造了创业板“最长限售期”的纪录:所有自然人股东承诺上市后三年内“锁定”股票,而离职的自然人股东所持股票限售期最长甚至达到5年。“由于限售的时间太长,所以这两次入股的价格都显得‘低得合理’。”一位上市公司的财务总监分析称,而员工认购股票的价格与公允价值间的差价就是“隐形工资”,应当计算进费用。

如何确定长亮科技股票的“公允价值”?一位“财务打假专家”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应当参照同期PE入股的价格”。2010年12月24日,长亮科技唯一的法人股东——招商资本以每股约8.92元的价格入股,是三个月前1.9元股价的4.7倍。

他认为,两次新增的股东146人所持有的股份符合“股份支付”条件,第一次35名股东每股股份支付公允价值约为8.3元,扣除12名老股东新增股权份额,合计为4034万元;第二次111名股东每股股份支付公允价值约为7元,合计1408万元。“两次合计为5442万元,而该公司2010年度营业利润只有3450万元,也就是说,该公司2010年度实际虚盈实亏,不符合创业板上市‘连续两年盈利’的要求。”

正因为此,不少人开始担心长亮科技会成为“东南融通第二”。东南融通(LFT)自称是“在纽交所上市的国内第一家软件企业”。据研究机构IDC发布的有关2009年的数据,在中国金融软件和IT服务业中,东南融通排名第一。不过它在2011年遭到“猎杀”:美国民间调查机构OLP Globle和Citron Reports分别在研究报告中质疑东南融通有“暗中转移成本虚增利润”的嫌疑。

东南融通在这一年的5月被暂停交易,最终于8月17日被摘牌并退入粉单市场(最底层的报价系统,好比退市公司的避难所)。而其技术人员也陆续流失,被同行公司所“瓜分”。

对于东南融通和长亮科技的财务情况,上述财务打假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虽然结果都表现为涉嫌隐瞒费用、虚增利润,但性质上是不一样的,东南融通是业务层面造假,通过“虚增资产和隐瞒负债”方式支付人员薪酬。而长亮科技是在会计层面进行了技术处理,它涉嫌违反会计准则中关于股份支付的规定,同时根据2011年10月出台的“创业板股份支付确认四原则”,“符合股份支付准则要求的,严格执行准则”。

南方周末记者就“股份支付不确认费用”的问题向长亮科技发去采访请求,但截稿前尚未收到任何回复。

王长春的“拿单”本领

“大银行越来越趋向于倚重自家的IT部门,即使外包,也要规范得多,而对于中小银行来说,IT业务一般外包,能不能搞定其‘高层’成为重要一环。”

长亮科技的董事长和实际控股人是王长春,上市前其持股比例逾35%。若要了解王长春,则不得不从其前东家深圳奥尊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奥尊信息”)说起。

脱胎于招商银行信息技术部的奥尊信息,曾经在金融IT业盛极一时。2003年,已在金融IT业成名的奥尊信息宣布进军电子政务市场,更声称“3年后要赶超金蝶(微博),5年后追上用友”。从数据上来看,奥尊的确有这样的底气,因为在2002年其销售收入已达3.5亿元,而长亮科技直到2011年的营业收入也不过1.43亿,不及当年奥尊信息的一半。

根据工商资料,奥尊信息的实际控制人是“招商银行工会委员会”,而相当多骨干人员出自招商系统。

然而,这样的鼎盛已经成为奥尊人的集体回忆,甚至现在其官网的资料也停留在十年前的数据。奥尊信息一位前员工向南方周末记者介绍,2002年,“被辉煌冲昏了头脑”的奥尊信息管理层出现内乱,时任金融事业部总经理的王长春受到挤兑,率一群旧部相继出走。后来,一度掌管奥尊信息的负责人来自招商银行的食堂管理部。

“在我们这个圈子,王长春算是一个传奇人物,他可以拿到很多订单。”按照他的说法,奥尊信息是金融IT业的“黄埔军校”,业内很多人都是奥尊出身,但目前看来创业最出色的要数王长春。而从长亮的招股书上来看,除了王长春,长亮科技的高管、董事和监事中,多人都有奥尊信息的工作经历。

早期的长亮科技带有浓厚的“奥尊痕迹”。“王长春带走了不少奥尊的技术骨干和市场关系,不然根本没法活下去。”一位郑州的银行IT部门人士说,几年前他看长亮科技一些程序的代码,居然里边还有奥尊信息此前写的注释。而且,长亮科技成立后好几年间都是以年轻的毕业生作为业务的主力。

奥尊信息曾经追究过长亮的知识产权侵用的情况,但后来不了了之。据一位奥尊前员工称,纠纷没有继续下去,也与招商银行在其中调解有关。

从奥尊信息派生出去的长亮科技之后始终与“招商系”关系密切。长亮科技先后3次、涉及金额4000万的担保贷款,均由招商银行办理;长亮科技还曾在2008年花2000万元购买过招商银行发行的短期理财产品。而日前最受非议的是,长亮科技不仅由招商证券保荐上市,还让招商证券的子公司招商资本突击入股——这种“直投+保荐”的模式早已屡屡为人诟病,此前已被证监会所叫停。这让不少业内人士深感愕然。

不过,比起奥尊信息的“江河日下”,长亮科技显得要争气得多。到了2011年,长亮科技核心业务系统在国内城市商业银行的覆盖率近20%。长亮主打二三线城市,并瞄准处于转型期的城市商业银行。

“银行与这些外包的IT企业关系很微妙。”一位长亮的内部员工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大银行越来越趋向于倚重自家的IT部门,即使外包,也要规范得多,而对于中小银行来说,IT业务一般外包,“搞定中小银行关键是要搞定其个别‘高层’。有时候,银行换了领导,就会把IT系统都换掉。”他说。

而另一位业内人士透露,给银行返点已成为行规,譬如IT企业拿银行2万元,起码要返还给银行相关人士5000元。

长亮科技的第一大客户恒丰银行,在2010年出现了核心系统宕机事故,持续了接近一天时间。“很难查清楚究竟是恒丰银行还是长亮科技的责任,但这样的事故总会影响两者的关系。”另一位业内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透露。

在2011年,长亮科技21%的营业收入来自于与恒丰银行间的业务。另外,位列前五大客户之一的烟台银行,是长亮科技的参股公司。2008年6月,长亮科技以2元/股的价格入股烟台银行,持股比例为0.25%。

一旦登陆资本市场,长亮科技不仅会发挥“拿单”的本领,还找到了展现财技的舞台。

“狼多肉少”

“以前银行每推出一个项目投标,最多也就两三家企业来竞标,现在动辄十几家来抢吃。相互压价,最后的赢家也只吃到骨头”。

眼下,长亮科技面临着公司内外的许多问题。

长亮科技与东南融通主业相近,都是金融软件和服务提供商。而软件企业最主要支出就是人工成本。如果能够降低人工成本,就有可能使报表上利润那一栏的数字“更好看”一些。

给员工报酬是一件让人头痛的事情。长亮科技在招股书中表示,在过去三年,长亮科技员工工资及福利支出,占软件开发业务成本的59.61%、占管理费用的58.01%、占销售费用的41.99%,是软件开发业务成本和各项费用的主要部分。“如果公司未能有效控制人力成本、提高主营业务的收入水平,则将面临盈利能力下降的风险。”

软件公司们也常给员工们“画饼充饥”。客户主要为券商和基金的IT企业恒生电子(600570。SH),在2011年底公布了股权激励计划,拟授予298人不超过1900万份期权——如行权条件全部达成,则其2012至2014年三年期权股价复合增长率达到26%。

除了需要对内安抚员工,对外,银行IT企业面对的则是一片混战的“红海”。“现在行业里时常有血雨腥风的厮杀。”来自银行IT业龙头企业之一——高伟达科技公司的一位人士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称,以前银行每推出一个项目投标,最多也就两三家企业来竞标,现在动辄十几家来抢吃。“相互压价,最后的赢家也只吃到骨头。”

据他介绍,同类的项目,以前每个参与者每月收入可达十几万元,现在只有两三万元。目前,高伟达的主要客户是建设银行、邮储银行等大银行。

在这个散乱的市场中几乎找不到振臂一呼的“带头大哥”:根据IDC发布的“2010年中国银行业IT解决方案供应商”排名中,位列首位的宇信易诚(YTEC)的市场份额也仅为5.2%。宇信易诚是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微博)上市的中国金融信息技术服务商。2010年,其营收为4.1亿元,净利润只有区区120万元。尽管在2011年盈利大幅提升,但这种大起大落还让人看不到“大哥”的风范。

在银行的核心业务系统市场上,长亮科技排名“老六”,市场占有率仅为2.05%——但这已经是长亮科技创始人王长春长袖善舞能力的展现了。

彩宝典安卓版下载6

口袋妖怪复刻内购破解版

漫游飒飒破解版

我一点都不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