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动阀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气动阀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男子杀妻后用刀片割肚想看心脏颜色社会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8 04:42:40 阅读: 来源:气动阀厂家

男子杀妻后用刀片割肚想看心脏颜色 - 社会新闻 - 资讯生活

8月9日13时许,平房公安分局副局长张浩洋、刑警大队政委王子健带领民警刘颖卓、刘江辉,在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成功抓获了在逃18年的杀人犯孙国强(化名)。8月10日11时30分,哈市公安局和平房分局的领导带领民警在哈大高速收费站口,迎接凯旋归来的侦查员。

1995年11月5日,吴秀琴(化名)报案称,在平房区南宏街12号9门,发现其姐姐吴凤琴(化名)被人杀死于家中,姐夫孙国强去向不明。

接警后,平房警方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很快锁定犯罪嫌疑人为被害人的丈夫孙国强。警方循着各种线索追踪,但一直没有发现他的影子。孙国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从此音讯皆无。18年来,警方一直没有放弃对他的抓捕。

孙国强,现年50岁,为平房某建筑公司架子工。他生性残忍、暴虐,喝点小酒就找茬闹事。久而久之,亲戚、朋友、邻居都惹不起躲得起,离他远远的。而整天跟他过日子的妻子就成了他的出气筒。

国强有过两次婚史。孙和第一任妻子赵玉兰(化名)婚后三天回门的时候,因为老丈人没有按照“姑爷上门小鸡断魂”的规矩杀鸡招待他,孙就展现出暴虐残忍的一

面。他怒冲冲地到老丈人家院子里抓了一只鸡,进屋就扔进了正在燃烧的灶坑,将鸡活活烧死,并威胁老丈人说,要是不炖一只鸡,他要把一院子的鸡都烧死。老丈

人被姑爷的举动吓坏了,要将烧死的鸡做给孙国强吃。但孙国强态度强硬,必须要他宰杀一只活鸡。面对蛮横无理的姑爷,老丈人无奈再次妥协。可是这一切并没有

结束,席间,因为家人的一句话惹到孙国强不高兴,他恼羞成怒,一下就将桌子掀翻,一桌子酒菜撒了一地。结婚以来,孙国强经常酗酒,一喝酒就开作。动辄对妻

子赵玉兰施以拳脚。即使是在妻子怀孕的情况下,他也未有丝毫收敛,殴打赵玉兰成了家常便饭。妻子本以为为孙国强生下一个儿子后,他会有所改变,没想到孙国

强反而变本加厉,赵玉兰被打的经常是新伤摞旧伤。实在无法忍受而又不敢反抗的赵玉兰,于1995年的初夏选择了离家出走,彻底逃离了孙国强的魔掌。从此,

两岁的儿子就由孙国强的哥哥代为抚养。

1995年6月,在赵玉兰出走后一个月,孙国强

家隔壁搬来了一个租户——和孙国强年龄相仿的单身女子吴凤琴。在认识了短短的两个月后,孙国强同吴凤琴于1995年8月登记结婚。对婚姻充满向往的吴凤琴

却没有想到,平时外表憨厚的孙国强,却是一个生性残忍、易怒,有严重暴力倾向的变态狂。婚后的三个月间,吴凤琴几乎每天都要遭到孙国强的毒打,遍体鳞伤的

吴凤琴痛苦不堪。吴凤琴先后多次到法院申请离婚,每次孙国强一到法院就先给吴凤琴下跪请求谅解,后给法官下跪请求改过自新,满嘴的好话。就这样,心肠软的

吴凤琴不知给了孙国强多少次机会,可是每次刚从法院回到家里,孙国强就将吴凤琴打得死去活来。多次提出离婚的吴凤琴下定决心,于1995年11月1日早,

在妹妹吴秀琴、妹夫李清滨(化名)的陪同下,再次来到法院提出离婚申请。来到法院后,孙国强要求吴凤琴偿还自己借给老丈人的1500元钱,吴凤琴称自己被

孙国强打伤需要看病,这1500元钱应该折抵医疗费用。就这样,双方在争吵中,离婚一事再次宣告失败。吴凤琴只好来到妹妹家。随后,孙国强来到了吴秀琴的

家中,再次给吴凤琴下跪乞求原谅,并表示吴凤琴不回家他就赖在吴秀琴家不走。面对孙国强的流氓行径,吴凤琴答应同孙国强回家,以免给妹妹造成麻烦。

1995

年11月1日下午,担心姐姐再次被打的吴秀琴敲响了姐姐家的大门,但大门紧闭,无人应答。此后的4天,她天天都来姐姐家敲门,均是无人应答。11月5日,

吴秀琴再也沉不住气了,一种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令她毛骨悚然。于是,她饶过大门来到姐姐家窗前,推开窗户,眼前的一幕令吴秀琴惊呆了,姐姐浑身是血躺在

床上,任凭她撕肝裂肺地呼喊,姐姐已经没有丝毫声息。

原来,11月1日中午,回到家后

的孙国强向吴凤琴表达自己不想离婚的想法,被吴凤琴一口拒绝。面对态度坚决的吴凤琴,孙国强恼羞成怒,瞬间起了杀机。他趁吴凤琴不注意,用自己的腰带把吴

凤琴的脖子缠上用力勒,大概勒了5分钟左右,吴凤琴没气了。勒死吴凤琴之后,孙国强仍不解气,居然产生了想要看看吴凤琴的心是什么颜色的变态想法。随后,

孙国强用自己的刮胡刀刀片,把吴凤琴的肚子割开,但之后闻到的血腥味又让他放弃了。他用刀片把吴凤琴的乳头割掉,又怕吴凤琴没死,又用刀片把她脖子给割

开。接着,他用家里的棉被把吴凤琴尸体盖上后,开始了畏罪潜逃的生涯。

2013年“命

案抓逃”工作开展以来,平房公安分局将在逃18年的杀人犯孙国强列为重点突破案件。局长张亚滨要求:将“命案抓逃”与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结合,从群

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依靠群众破案。副局长张浩洋带领分局刑警大队昼夜奋战,先后20多天辗转奔赴五常、榆树、葫芦岛、大连等地,走访孙国强家属、亲朋、

同事,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告之以法,耐心细致的做思想工作,逐一签订承诺书。在辽宁寻得孙国强前妻赵玉兰了解情况,并取得了孙国强的DNA。正当民警通

过走访、信息比对、研判分析,努力梳理孙国强逃匿路线时,2013年8月5日晚,闻到风声、迫于压力的孙国强,竟主动拨通了平房公安分局的电话,表示要投

案自首,并称自己现藏身于满洲里。

平房分局紧急组织专案组人员,冒雨连夜驱车一千多公

里奔赴满洲里。眼看胜利在望,不想却节外生枝。当侦查员在快到满洲里的路上时,孙国强的电话却常常打不通了,即使有时接通了,也无人说话。原来,孙国强在

短短的一天里思想再次出现反复,对身陷囹圄的恐惧使他放弃了自首的初衷。

但侦查员们没

有放弃,你不投案我就抓捕。到达满洲里后,他们立即开展走访调查孙国强藏身满洲里的生活圈,不久就发现,一名曾在某木材厂打工者与孙国强体貌特征极其相

似。在满洲里公安机关的帮助下,木材厂老板告知该人自称叫王军,曾在这里打工,后来由于身体不好已经辞职。经过进一步了解,侦查员核实王军就是逃犯孙国

强。木材厂的工人宋某告诉侦查员,王军现在生活困苦、难以维持、行动不便,几天前刚刚从自己这借了几元钱,很有可能还在满洲里。随后的几天,侦查员在孙国

强经常出入的地区进行布控搜寻,慢慢地缩小包围圈,最终,在满洲里北湖公园内将衣衫褴褛、身上仅剩一角钱的孙国强抓获。

年前,杀人后畏罪潜逃的孙国强,为了不暴露行踪,骑自行车到哈尔滨火车站,买票坐火车赶往大杨树。在大杨树前进七队潘仓家打工,种了十多年的地。后来,他

又逃到加格达奇的西林,当起来伐木工。再后来,他又转去牙克石采蕨菜。此后,他又来到内蒙古呼伦贝尔的东旗放牛羊。最后,他来到满洲里某木材加工厂破原

木,直至被抓捕归案。

多年来,孙国强一看见警察腿就抖,听见警笛心就慌。他常常夜不能寐,即便睡着了,也常被噩梦惊醒。由于人多的地方不敢去,他只能在偏远的地方打苦工,有病不敢看医生,最终落得一身劳疾。

目前,身在监所的孙国强反而心里感觉踏实了很多。他说:“知道自己罪孽深重,即便法院不判我死刑,我也要求枪毙我。”当问到他由于自己的暴虐变态行为,毁掉了全家人的幸福,是否后悔时,孙国强连说:“后来就后悔了,后悔了!”此时,他流下了两行浊泪。

贵州玉米种子价格表

太原奔驰机

河北果蔬烘干机

湖南激光传感器